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微言情短篇小说网游文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2-1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5-07-18展开全部你算是问对人了我看见过一片言情色彩挺好的网游文就是断更了,催了作者那笔很久了他说不想看垃圾就等着,他妹子!这是他的言情章节——一个男孩侧卧在一张满是旧伤的木床上,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依稀听见他口中的呼唤:“萱儿,萱儿。。。。。。”他双手握拳,死死的抓住床单,不知何时床单早已破了,指甲深深地嵌入手中流下一滴滴惨淡的鲜红。一会他又沉沉的睡去,月光下映衬出他一脸的倦意。萱儿是谁?是他心爱的人儿吧?是啊人海茫茫知音难寻,寻到而又“失去了”,那痛只有他本人才能体会得到。似乎如梦魇一般不一会又听见他那淡淡的呼唤:“萱儿,萱儿。。。。。。”

  “别怕,别怕,我在,我在。”不知何时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已经伏在他的床前,低下身子在他耳边温柔的呢喃。

  女孩子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明目琼鼻,雪白的脖颈挂着一枚塑料制的心型项链,在月光的辉映下流光点点。她安静的伏在床前小心翼翼的为他包扎着手上伤口像极了一个安然的天使,清秀的面容上,认真的眸子里泛起淡淡泪光,口中不住的道:“你真傻,你真傻。。。。。。”

  男孩子名叫紫丞,一个善良到出奇的孩子,也许是上帝眷顾,也许是造化弄人,他在初中认识了一个叫慕容萱的女孩子,并且从初中到大学都是同学。他们因为一份早点而相识。。。。。。

  “小艾给你,我这周长出来的钱够杂俩这周吃早点的了,这是给你的我吃了。”慕容萱语笑嫣然。

  这一切都被紫丞看在眼中,在他心里慕容萱就是个集美丽、富有、气质于一身的女孩子,可望而不可即。她总是尽可能的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而他呢?如她一般,少了这个时代男孩子应有的浮华,多了一份对人人的尊重,无意间显现了一份难以捕捉的善良。他知道他尊重慕容萱这样的女孩子,他喜欢慕容萱这样的女孩子,但他不知道这些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衍生一份爱。而慕容萱呢也觉察到了紫丞这个男孩子的不同,她好奇,她想深入的了解他,但是每当她有这种想法时,她总是很羞怯,像偷了糖小孩子一般,渐渐的她心头也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甜蜜,淡淡的,隐隐的存在着。

  紫丞上完夜网,提着两份早点急忙的翻越后操场的墙头满头大汗,不知什么原因他这几个月越发的颓废起来。

  “都说了,你至少还有午饭,夜餐,你要知道小艾只有夜餐,而且她的夜餐只有一个馒头一碗稀饭一碟咸菜。。。你知道吗!”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缺处。。。。。。肚子好饿。。。。。重岩叠嶂,影天蔽日。。。。。肚子还是好饿。。。。。”

  紫丞看见她,心扑通扑通的跳,犹豫着到底该不该过去,他咬了咬牙,似乎坚定了什么信念。

  “去,为什么不去,我们是同学,帮助同学这不是你最爱做的事么。”他在心里提醒着自己给自己一个搪塞的理由。他知道,他要去,他一定要去。

  他慢慢的走向她,站在他的身后刚想要叫她,但又不禁的害怕起来,这种害怕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心里正在犹豫时。这时慕容萱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她转过身一个清秀、略显书生气的紫丞怔怔的站在自己面前。她的眼睛模糊了,她低下头轻轻的甩了甩,长长的秀发因此显得有些凌乱,却也透出一种朦胧的美。她抬头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是真的还自己的幻想。紫丞呆呆的看着慕容萱,慕容萱也傻傻的看着紫丞。紫丞提着早点的手停在半空中无处安放。四目相对,空气中有种淡淡温存与尴尬。慕容萱无暇的脸蛋上渐渐的浮起少见的红晕,不由的再次低下了头,灵动的大眼睛盯着一粒小石子,好像小石子下一刻会生出腿来,跑掉一般。她甚至觉得小石子在嘲笑她。紫丞这时才从尴尬中醒来。他心中努力的安抚着自己:“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啊。。。。。。说。。。。。。说什么?”刚想好话到了嘴边却有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起,打破了这尴尬的宁静。可两人还是一动不动如有默契的低头看着脚下的一切。

  紫丞、慕容萱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快速心跳与如有若无呼吸,一切显得有些迷乱了。

  紫丞意识到再不走事情就大了,鼓起十二分勇气牵起慕容萱的手将早点交到她手上。然后像做了天大的坏事一样,飞一般似的逃向那向他摇摇招手的教学楼。到了教学楼,紫丞心乱如麻,同学的喧哗他充耳不闻,老师的讲解如石沉大海。他的心中父母除外的地方有了一个她的位置不可怀疑无可移易。他沉浸在这种若有若无、淡的像烟的幸福中,脸上不时的浮现出很傻很天真的微笑。

  殊不知慕容萱也是一样脑海中满是紫丞,整个人伏在桌子上尽然对着一份早点说道:“好饿,但是好舍不得吃啊。”肚子叫了,但她的眼神中却显露出不尽满足,她只是明媚的笑,好像怎么也笑不够似的。引得一群人傻傻的看着。。。。。

  男同学丙:“来吧,我心都死了,何况这肉身。。。。。”时光流转日月如梭,不只不觉间紫丞初中毕业了高中上完了步入了大学生活,一切平淡的而又真实的进行着。只有一件事让平淡的生活多了一抹亮丽的颜色,像冬日幽月清辉般明净、如初春清晨霞光的温暖、似深秋落叶红枫的炫丽、若盛夏激情绽放的百花。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慕容萱的出现,相识后的相知,相知时的相恋,相恋中的相约,相约白头的一世誓言。有着生活的平淡与真实,但又裹挟着童话般的的美丽与朦胧,是现实,却好似虚幻,但有一点紫丞、慕容萱他们是幸福的,他们彼此拥有对方,拥有着心灵的归宿。心灵的归宿啊——那是爱!那是多少人渴求一生都未能找寻到的,更别说奢求得到了。紫丞的一切似乎都以一种圆满的方式进行着——优异的学习、患难的兄弟、深爱自己父母和已经收获的这份属于自己的甜美爱情。但生活就像那难测的大海,她有时风平浪静,与天一色,如母亲的怀抱,心灵的港湾。但有时它又像个狂暴的上古巨兽,携着、带着雷霆万钧、不可一世的用自己意念与行动彰显着自己的疯狂与存在,理想?生活?呵!在它面前显得毫无招架之力不堪一击。

  如果生活不可预见的澎湃与冲动不期而至,你会选择什么?无奈的妥协吗?殊死的抗拒吗?亦或是低头叹气。。。。。逃避?

  北京香山枫树林中,天空中乌云密布,似乎孕育着一场秋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早晨,电话铃声响起一首weareone淡淡的徘徊弥漫在紫丞的屋子里,紫丞接起电话那面传来慕容萱那略显疲惫的声音:“紫丞,我在老地方。。。。。。我。。。。。。想见你。”紫丞刚想言语,电话却挂了,挂的那么毫无征兆,紫丞突然感到一份突如其来的凉意从大脑迅速流窜到全身,一闪即过,他意识到了什么,却又没时间给他细想,他匆忙起身到了门口,打开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他望着阴沉的天幽幽的说道:“要下雨了吗?”他回头拿起门口衣架上的围巾,看着围巾脸上不由得浮现出那幸福的微笑,围巾上绣着几个乱拙却稍显可爱的字:爱我,我爱的人。

  紫丞打了计程车,到了香山脚下,刚要上山却发现天上的云愈发的黑了,于是他进入一家代卖杂货商店。

  老板:“有,给你,这把枫叶伞是我们这卖的最好的一种呢,你运气好这是最后一把了算你八折30块,呵呵。”老板憨厚的笑着。

  紫丞:“给你钱,老板谢谢了,您忙我走了。”说罢紫丞迅速转身大跨步的向目的地跑去。

  路上他打量着手里的伞,的确做工精美,是手工伞无疑,伞上火红的枫叶连成一片,有一种说不尽的华美,但最为出彩的则是两片正在落下枫叶、一片片在枫树上向北侧翻枫叶、两条不规则走向的斜线,简洁明朗的刻画出风中飘摇的枫林,由近至远,由淡至浓的滴滴墨迹,仿佛在告诉人人——风雨将至。

  越走越快,视野也越发的模糊了,紫丞不由得担心起来。急促的心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咚、咚、咚。。。。。啪、啪、啪。。。。。。

  慕容萱不知怎么了,望着远山、望着天、想着过往、想着紫丞。。。。。。一滴雨轻轻打在她那精致略显苍白的脸上,她依旧望着远山,想着她心爱的人,伸手触及脸颊处感觉到一份彻骨凉意,她却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在心中默默的道:“我爱你,紫丞,我爱你。。。。。”

  慕容萱身后传来急促的跑步声,原来越清晰,是他,没错是他,她心中唯一真爱的男人。

  紫丞快步跑到慕容萱身后迅速将外衣披在她身上,急忙将伞撑在她的头顶。他在心里埋怨着自己:“怎么让萱儿一人独处凄风冷雨中呢,你该死吗,恩,该死!”慕容萱悄悄看着身上的外衣头顶的伞脸上再次浮出那淡淡的笑,流下一滴滴清浊的泪。她没有说话,他在等她说话,她继续望着远山想着与身边这个男孩的过往,而他却以为她生气了,等待着她情感的宣泄。彼此就这样沉默着。。。。。。

  时间是不会有丝毫停留的,远处的一声惊雷,让紫丞不由得按耐不住了,他试着牵起她的手想向她追问些什么,却被萱儿的回眸拒绝了。走。。。。。。还是走。。。。。。沉默。。。。。。还是沉默。紫丞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迷惑与冲动了他决定开口,当他正要问些什么时,萱儿却先开口了:

  “紫丞,我们。。。。。。分手吧,你。。。。。。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女孩子的。”她哽咽说完,当萱儿走出雨伞时紫丞手里的伞也随风雨而去了,失去伞的主人和失去主人的伞一起在风雨中飘摇。萱儿头也不回,孤单倔强的走在风雨中,任风雨欺凌,渐行渐远。紫丞当听到那句话时,他已经傻了,脑海中满是这些字:我们分手吧。。。。。。我们分手吧,当他意识到萱儿的远去时,他发力想要奔跑起来,却摔倒在泥泞之中,不甘的再次爬起却又摔倒在泥泞之中。伤心、不甘、难以宣泄情感、他在雨中、泥泞中如野兽一般咆哮、清秀的面容已经污浊不堪了有污泥、有涩雨、有伤心欲绝泪。他就这么在雨中沉沦着。但是祸不单行该来不该来的都不期而至。远处的一声大喊:“紫丞是你吗,我是逸风啊、叔。。。。。。叔阿姨出事了。”紫丞充耳不闻。李逸风见状盛怒之下一拳打在紫丞的脸上怒吼道:“叔叔阿姨被车撞了,现在在急救室。你。。。。。。你听到没有,”李逸风将紫丞从悲痛中唤醒却殊不知又将他置于更加强烈的悲痛中,紫丞狂奔起来口中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口中呼喊着爸、妈。。。。。”他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朦胧的雨中,李逸风模糊的视野里。急救科门前,紫丞颓废坐在冰冷的地上,路过的行人看见他一身污浊满面颓然的样子,有的摇头、有的厌恶、有的同情、更多的是窃窃私语。李逸风、杨小艾看着悲伤欲绝紫丞却无能为力。李逸风再也不忍看紫丞这个样子。

  他给杨小艾打了声招呼说道:“我去找萱儿,现在只有她劝的动紫丞。”说罢扬长而去。

  杨小艾:“逸风,别,你不知道。。。。。。”见喊不住他,她一跺脚也跟出去但却没走远而是去了三楼的重症监护室。

  “萱儿,我苦命的孩子。”一个身着华服像极了慕容萱的美貌妇人,不住的流泪痛哭,满面憔悴。

  “萱儿,别怕,有爸爸在,爸爸为你联系了美国最好的医师正在往来赶,别怕、别怕、别怕、有爸爸在、、、、、、”说罢不忍再看女儿憔悴苍白的脸颊,背过身去,苦笑摇头,他心里知道即使自己有再多的钱,这次也没法将自己的女儿救回来。越想越痛,一个不留意,摔到在地上。这个商业上的巨人,没有在商海中被击倒,却无奈倒在了家人的这到坎。·

  “小艾,你、、、、、、过来,我想求、、、、、、你件事。”慕容萱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道。

  “萱儿,你说,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小艾泣不成声伏在萱儿的床头不停地点头。

  萱儿吃力的将手放在白皙脖颈间,摸索着什么,忽的她笑了,她手中出现了一条流光闪闪的坠饰,她看着,笑着,幸福着。片刻她将目光掠过小艾,又回到手中坠饰,眼神中满是不舍,却也有一份难以言喻的坚定。

  “小艾,你带上、、、、、、那个、、、、、、你会对他好的,对吗?”萱儿接近乞求的说道。

  “不,不是的、、、、、、我是说他,紫丞、、、、、、你会对他好吗,对吗?”说着萱儿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小艾。

  萱儿笑了,还是那么的明媚却有着说不出依恋与不舍,这一笑便是永恒。她用尽最后的力气试图抓住什么,可是、、、、、、她的他终究未能出现,这便是生活,有着太多的无奈与遗憾。

  紫丞双眼无神呆滞的坐在地上,突然门被打开了,医生出来摘下了口罩,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

  紫丞看见推出两个急救床,看见被白布遮掩的双亲,他无力的跪倒,抱着医师的腿,哀嚎道:

  “对不起,对不起,请节哀。”说完。众人将强行紫丞架起拉开,医生无奈的离开。

  面对逝去的双亲,他没有了一丝勇气,眼泪决堤般涌出来,身体像被抽干了所有气力一般无力的倒下,从此他少了一个继续生活下去的理由,与父母过往的一幕幕频频在脑海中闪现。

  他忽然笑,笑过往的天真烂漫温馨幸福,又忽然哭,哭现在双亲辞世爱人“离别”。风更肆意,雨不住的下,越发的大。

  丞一脸无奈的望着天涯港村中的四周,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连回程卷轴的正确使用方法都抛之脑后了,以后怎么见人啊!

  铁匠兰斯:“年轻的勇者,你不是要去找寻让杂货小贩振作的方法吗?不是要去落霞村吗?怎么又回来了。”兰斯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紫丞不好意思的笑道:“一个朋友催促我尽快回落霞村,我一时头大拿出了回程魔法卷轴捏碎、由于施法时自己还处于野猪林地,结果回城卷轴的魔法力量将我牵引至此。”紫丞无奈的摇头。

  铁匠兰斯:“哈哈,知己啊,我曾今只身前往蓝光城,就差一步就迈入蓝光城所属领域了,但就是因为使用了回程卷轴、、、、、、才成了这天涯港的铁匠了,整天的敲敲打打,哎!”

  铁匠兰斯缓了口气又笑道:“不过这样也好,虽说没有一睹蓝光城的雄壮但天涯港却也给了我几十年的安逸生活,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也见证了一个个像你这样的勇者在这里的历练与成长。”

  紫丞承诺道:“兰斯,若有一日我到了蓝光城,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会给你讲述蓝光城的一切的。”

  铁匠兰斯:“真的吗?那一言为定!勇者我在这预祝你早日到达蓝光城!”铁匠兰斯激动地说道。

  紫丞:“恩,兰斯,我得走了,我还得继续我的任务、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约西亚队长走出伤感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提将兰斯略显亲切却又不乏憨厚的笑道:“年轻的勇者,祝你一路顺风、千万别在用错回城卷轴了,呵呵。”

  一再的拖延,时间的脚步却无丝毫停留,暮色将至、紫丞视野里的路越发的难辨了但野猪林地那数之不尽的银松就像黑夜中的点点明灯一般为他指出落霞村的归途。

  走也是走,但并不意味着浪费时间,紫丞在欣赏着夜色中天涯港的同时也不忘了打开属性面和满满的包裹小小的惬意一番——

  紫丞看了攻防属性后很惬意,却也发现7级到8级依然只需要5000经验、或许是玩家5级以前太过艰难,这算是未就职前适当的放松吧,这游戏真心做的啊!

  小小的惬意之后紫丞打开了包裹细细的看着包裹中白野猪所爆出多达10件的装备——

  紫丞看着这么多的装备不由得欣喜,虽说战甲、武器以及项链只出了三件而且戒指更是一个没见到。但是却出了箭豪猪铁剑(未鉴定)这样的极品。他是知道箭豪猪铁剑原始属性的——

  装备说明:黑石铁剑又称勇敢者之剑(声望购买型武器),是天涯港铁匠兰斯的杰作它以稳定的攻击输出能力而遭新生冒险者青睐,但由于正直兰斯格外的尊敬勇敢的人,所以他的武器只出售给勇者。

  相较于黑石铁剑其攻击上限也不逊色多少,攻击下线随低却也有专属套装属性作为弥补,更何况这还是个未鉴定的极品,鉴定之后说不定还有机会与自己手上的灰木石剑相媲美!

  此次的收获着实不菲,10件装备三件未鉴定极品而且还凑出一套豪猪套装!套装价值自是不言而喻了。紫丞惬意非凡继续前行在夜色中华光泛起的野猪林地里正在想这套豪猪套装是自己穿呢?还是找个土豪宰上一刀!正自苦恼、纠结、且快乐中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脚下一软摔到了一个坑里头朝下脚朝上好一个境况堪忧!

  紫丞:“上帝、佛祖、真主啊,我不就思想上小邪恶了一下至于这么对我么!我不宰、、、、、、其他人也是不会放过的么!额,难道是有人惦记我了?、、、、、、一定是小艾、、、、、、哈哈哈!”

  某玩家:“师傅,我的声望已经达到到了100点且有足够的金币,我希望从您这购买您打造的勇敢者法杖!”该玩家满脸堆笑的道。

  他还没说完,铁匠兰斯已然道:“年轻的勇者,我为你的勇气而称赞,但是你来迟了,在你之前已经有一位勇者将黑石法杖买走了!”

  玩家:“我花光了所有的金币买药才杀了94个皮糙肉厚的多节虫,凑够这变态的声望购买需求、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虽说干了点坏事抢了人家两个白野猪的经验、、、、、、”

  玩家愤怒了:“别让我遇见你,再让我遇见你我不把你轰成渣!可现在装备持久损耗过半、身无分文、杂货小贩处的极端任务怎么做啊!哎,找小兔子要点钱吧、、、、、、”

  女玩家A:“你瞧,那有个什么都不穿家伙在虐杀小兔子。”这女孩子一副爱心泛滥的样子。

  隐藏姓名的玩家:“你说不跑我就不跑啊!你个傻货,别以为自己6级了哥哥我看不出来,让我站下给你杀?你是脑残?”

  男玩家B:你的查看术看得出我的等级?看来你等级不低啊,等级这么高还虐杀兔子,看来不杀你老天都不容啊、2B别跑!”该玩家义正严词的说道。

  (好吧!就此而言紫丞这家伙确实该摔,摔的有些轻了!下次给他弄个悬崖什么的好了!)

  紫丞翻起身拍了拍衣服拂去了尘土,刚想往前走,却发现离自己几米外有两束鬼火般的光芒在晃动。不敢大意擎其黑木石剑,漫步向前想看个清楚。还未看清,两术鬼火迅疾向自己扑来,紫丞习惯性的躲避,谁曾想他竟然没躲开被击中了。

  紫丞看了伤害更不敢托大马上对这黑暗中的狂野猪释放了一个查看术同时再次拉出自己的属性面板以确定情况——

  怪物说明:狂野猪——狂野猪(机遇型boos){变异},是野猪林地中最可怕的游猎者、是野猪中的异类、性情狂暴喜欢独行对黑夜极其喜好,往往在黑夜中找寻猎物,无惧一切哪怕是野猪头领、箭豪猪首领这些在野猪中地位极高的生物要对其畏惧三分、传说狂野猪的变异来源于对其同类野猪、野猪头领、箭豪猪首领甚至是箭豪猪王的杀戮而变异。天涯港的村民至今只发现狂野猪在黑夜中击杀过普通的野猪和野猪头领、对于其敢于挑战箭豪猪首领和箭豪猪王多是传说、至今无人得见。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beplay体育手机登录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beplay体育手机登录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